2020年堪称说唱节目大放异彩、争奇斗艳的一年。

作为中文说唱类元老级别的节目,《中国新说唱》已经走过了三个年头。在2017年,这档节目还叫做《中国有嘻哈》,伴随着吴亦凡曾经那句“你会 freestyle 吗?” 它将“说唱”这一小众的音乐文化形式,带到了大众面前。

而今年,芒果 TV 也顺势推出《说唱听我的》,试图在说唱节目的市场中分一杯羹,B 站随后也推出了主题为“首档 SS 级养成类说唱音乐节目”的《说唱新世代》。

都是说唱节目,就免不得被拿来比较,那么今夏的三档节目,差异在哪里?哪个节目更出圈?口碑谁更胜一筹?

《中国新说唱2020》热度依旧

这三档节目是说唱类节目,但本质上还是综艺节目,如果一档综艺节目没有人看,没有话题,没有热度,那就不能说是一档做得成功的综艺。

尽管比不上前几季,从热度上看,《中国新说唱2020》还是赢了。

数读菌统计了三档节目上微博热搜的条目数和热搜在榜时长,《中国新说唱2020》以绝对的优势胜出。自开播以来,《中国新说唱2020》共计72条热搜,总在榜时长为391小时20分钟。

而其他两档节目,热度不及它的三分之一。尤其是在今夏打响第一枪,也是三档说唱节目中唯一完结的《说唱听我的》,热搜条目数和热搜时长为三档节目最低。

1

《中国新说唱2020》的优势在于,这档爱奇艺自制的说唱节目如果将《中国有嘻哈》算进去,已经连办了四季,观众盘的基础要远大于今年首次尝试说唱的另两档节目。

从热搜统计情况可以看出,节目本身的热搜条目数和在榜时长均多于导师和选手上热搜的体量,但《中国新说唱2020》的导师热度一度靠近节目的热度,这其中为新说唱“燃烧”了四季的导师吴亦凡作为主要流量又贡献颇多。

在25个导师相关的热搜里,与吴亦凡相关的有八个,占将近三分之一,9月19日的 #吴亦凡 我不在这节目都不会出现# 这条热搜在榜时长12小时40分,贡献了三档节目中单日最长的在榜话题。

而节目开播便万受期待的另一导师朴宰范,虽然没在节目中露面,但那句蹩脚的中文“想要成为 Rap Star 吗?”造梗也不输当年的那句“你会 freestyle 吗?”。

选手方面虽然比不上导师,但药水哥、giao 哥的参赛也为节目收割了一波热度。节目还没开播,#吴亦凡考核药水哥#、#Gai 给 giao 哥两次机会# 的片段就上了热搜。

对比之下,《说唱新世代》虽然整体热度远远不及新说唱,但节目、导师和选手的热度较为均匀。仿照欧美的真人秀生存赛制、主理人黄子韬和见证人李宇春、热门选手姜云升和于贞均为节目提供了不少话题。

而《说唱听我的》,节目宣发资源明显落后于另外两档,且由于导师大多为地下打拼来的专业 Rapper,选手方面也仅总冠军 JD 上了一次热搜,这档节目并没有掀起太多的水花。

谁的作品最有嘻哈精神

如果撇开热度,看音乐类节目的核心,即作品,三档节目又不太相同。之前数读菌在分析中国说唱作品的歌词时就提到过,说唱作为一种音乐形式是 Rapper 表达自我的方式,而词是说唱中的灵魂。

这次,我们也通过统计三档说唱节目的词曲信息,并从高频歌词来看他们表达内容和创作过程的差异。

在筛选掉“作词、作曲、编曲、混音、剪辑、音乐总监”等不同歌曲的通用词汇后,我们发现“兄弟”“世界”“朋友”和“时间”等词成为了三档说唱节目音乐作品的共同主题。

差别在于,在《中国新说唱2020》前7期的113首歌曲中,“说唱”被提到的次数高居榜首,被提到了高达128次。

“女孩”“恋爱”和“游戏”无疑也在 Rapper 们的生命中占据了重要位置,不过和第一季时的不少歌词相比,如今为了能播出而唱的歌词,火药味弱了不少,整体都更加“peace”。

1

《说唱新世代》则不太一样,“爸爸”成为了最高频词汇,被提及95次之多,主要是 RoseDoggy 螺丝刀的《叫爸爸》贡献了大多数:

“叫爸爸 给我叫爸爸

叫爸爸 看谁叫得大”

整首歌虽然充斥着让你“叫爸爸”的呼喊,实则是不满现实中乙方只有点头哈腰、卑躬屈膝才能推进生存。

《说唱新世代》歌曲表达的深度和广度似乎也更高,选手们把许多社会议题都写进了歌里。例如圣代写的校园暴力《雨夜惊魂》:

“他总是在班里伤痕累累,他总是取笑是个累赘

他是被边缘化最严重最可悲

同学们都排挤的那一类,就因为他平时不爱说话”

除此之外,还有于贞女性视角的《她和她和她》、陈近南谈霸凌的《来自世界的恶意》、生番对中年危机的思考《而立》、Subs 反思生态环境的《画》等,从选歌上体现了节目组更大的包容性和开放性。

歌词里出现次数较高的“孩子”“时间”“自由”“坚持”“人生”也能窥见一斑。

1

另一档说唱节目《说唱听我的》,前身是嘻哈融合体已经办了四季的“Listen Up 说唱歌曲创作大赛”,不论是导师还是选手都聚集了一批地下的专业 Rapper,音乐作品上看也很有嘻哈的态度。

例如冠军 JD(华明杰)在决赛上表演的《来自底下》,技术流扎实输出,唱了十六次 “我骄傲来自地下”也显示了他不羁的态度:

“我的歌我说了算

就算我弹尽粮绝也不吃你给的饭

我骄傲来自地下”

1

从高频词看,《说唱听我的》里的 Rapper 们似乎更加关注人们的内心世界,“快乐”“喜欢”和“孤独”等表达内心情感的词汇成为高频词上榜,尤其是“快乐”一词,在141首歌曲里面被提到了高达51次之多。

这一次,爱奇艺和芒果输给了 B 站

词曲信息只能一定程度上代表选手们试图传递和表达了什么,至于受众的接收程度如何,观众对于三档节目的偏好怎样还需要看观众的评价。

口碑,也是衡量综艺节目成功与否的重要维度。目前,在豆瓣上,三档节目的豆瓣评分由高至低分别为《说唱新世代》(9.0分)、《说唱听我的》(6.8分)、《中国新说唱2020》(4.5分)。

我们进一步检索了豆瓣的数据,统计了三档说唱节目的相关评价,并筛选掉“说唱”“综艺”“节目”“选手”“导师”等共同高频词汇。

1

评分最高的《说唱新世代》,收到的褒奖自然比另外两档节目要多,“好看”“喜欢”“不错”果然是高频词汇。

评价中的“万物”一词热度指数为58.06,仅次于“好看”“喜欢”,排在第三位。《说唱新世代》在播出时,就打出“万物皆可说唱”为主旨。

但“万物”究竟是什么?《说唱新世代》的 Rapper 们将其解答为“说唱文化和表达的多样性”。

选手的创作题材上,也可以看出:小到身边普通人的经历与境遇,大到男女平权、校园暴力、教育资源不公等社会议题,都可以成为他们表达的主题。

“赛制”一词出现的频次也不低,项目负责人严敏曾策划过现象级综艺节目《极限挑战》,他仿照生存节目的经营赛制来打造,选手需要为自己所在的象限赢得哔特币才能换取音乐创作的资源。

从作品到综艺效果,一开始并不被看好的《说唱新世代》给了观众很大的惊喜。

在《说唱听我的》中,“魔动闪霸”组合最为出圈,“New Rap New Star,魔动闪霸!”看过节目的观众应该对这句经典开场白印象深刻。

1

不过,剪辑问题一直是芒果 TV 出品的综艺广受诟病的一点,节目中途宛若乱入的按摩椅广告也是被吐槽不少。另外,综艺效果不强,平铺直叙地表演、发言、淘汰循环,让观者渐渐失去了兴趣。

赛制上,推出的“hit song”环节,虽然出了不少传唱度高的作品,例如《天上的星星不说话》《爱乐之城》等等,但也被诟病重了旋律却失去了说唱的灵魂。

在热度上最一般的《说唱听我的》,尽管被期待了很久,但口碑整体一般,最后高开低走。

1

热度最高的《中国新说唱 》今年口碑滑到了最底点,想要复刻《中国有嘻哈》当年的高度,已经不太可能。

表达负面评价的“垃圾”“难看”等词的词频数量已经超过了表达赞赏的“喜欢”“不错”等,吐槽剪辑的最多,通过剪辑制造矛盾冲突、制造话题也是新说唱的老毛病了。

除此之外“回锅肉”出现频次很高,热度指数高达74.42,小白、小青龙、万妮达、王大痣、李大奔......熟悉面孔的回归能制造情怀,但也会让节目的新鲜度大打折扣。

利用药水哥、giao 哥来炒热度,话题有了,但也被诟病盲目追求流量。

自《中国有嘻哈》火爆开始,说唱从地下慢慢跻身主流,距离《中国有嘻哈》那一年夏天已经过去整整三年。为了走到台前,很多节目的说唱内容虽然不如地下的“real”,但依然有不少引发共鸣的作品。

圈外人对什么是嘻哈显然已经不陌生,说唱节目想要破圈,造梗、话题自然少不了,但最重要,还是唱什么。

这一点,显然《说唱新世代》的选手做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