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三十而已》大结局了,对出轨的讨伐还没结束,甚至于你打开任一社交平台总能刷到痛骂 “渣男” 许幻山和 “绿茶” 林有有的激情发言。

上一次能让全国网友站在同一战线,痛骂“渣男”的还是《回家的诱惑》中的洪世贤。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这部探讨当代中国三十岁左右女性面临的婚姻、家庭、事业等困境的电视剧,讨论热度最高的还是出轨和小三的话题。

第三者插足下的婚姻不忠总是更能引起旁观者的愤慨,那么,在现实中,中国人的婚姻遭遇“不忠”的概率是什么样的?比起女性,男性真的更容易出轨吗?在婚姻中,为何总是有人抵抗不住诱惑?

出轨率上升,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出轨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轨了吗?答案确实是这样的。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的潘绥铭教授在2000年至2015年间进行的“中国人的性” 全国性抽样调查中,研究了中国人的外遇行为,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结果。

这十五年来,中国人的出轨行为更普遍了。

2000年,中国人平均出轨率只有8%,每100个人中有8个曾经有出轨行为,到了2015年,大约每4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曾经出轨,出轨率相比2000年增幅达203.8%。

1

与大多数人的印象相同,在一段关系中,“渣男”的比例确实要比“渣女”的高。

中国男性的出轨率要高于中国女性,2000到2015年中国男性的平均出轨率为20.3%,而中国女性的平均出轨率是男性的一半不到,为7.9%。

但是近年来,女性出轨比例迅速上升,出轨率增幅略高于男性。

2015年,中国男性出轨率为34%,比2000年的11.8% 增加了188.9%。而2015年中国女性出轨率为13.4%,相比2000年的4.1% 增加了226.8%。

不过,即使整体上女性增幅要高,但男女出轨率的差距不但没缩小,还逐渐拉大了。

在一段关系中,双方都出轨,“各玩各的”的情况也是有的,而且比例还在增大。2015年,每10对夫妻中就有一对双双出轨,伴侣双方都出轨的概率相比2000年增加218.8%。

1

从地域上来看,东北地区和华南地区的人出轨率更高。

不仅是外遇,多伴侣、一夜情这种的非主流性行为比例在这些地区的比例也更高。而山东、上海、浙江、福建等省市所在的华东地区相对而言较保守,非主流性行为比例最低。

是不是有钱就更容易“偷吃”?从潘绥铭教授的这份调查上看,并不是 “有钱就变坏”,非主流性行为和经济发展程度关联性并不是很强。[1]

非主流性行为比例最高的两个地区中,华南地区相对富裕,东北地区则要弱一些。比起有没有钱,当地社会交往频繁程度更有说服力。从非主流性行为的地区差异上看,东北和华南社会交往更加频繁。[1]

有趣的一点是,在性的地域表现来看,东北和华南不仅在非主流性性行为上“拔得头筹”,在性技巧上,也是最丰富的。[1]

熬过三年,还有一个七年

谈恋爱时浓情蜜意,刚结婚时小别一会都忍受不了,但双方看久了,也会两相生厌。那么,这个期限是多久呢?

电视剧《三十而已》中,顾佳和许幻山结婚十年,最终因许幻山出轨而离婚,剧情和现实之间并非没有关联,在伴侣关系中确实存在“三年之痛,七年之痒”。

1

男女在开始一段关系的前三年中,出轨概率随时间增加。毕竟刚恋爱或者结婚那会,彼此的新鲜感还没有消失,发生外遇的比例并不高。

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生活归于平淡,柴米油盐的琐事让一些人耐不住寂寞,开始“偷吃”。腾讯《事实说》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一段关系维持一到三年时出轨比例会达到一个峰值,女性出轨比例上升至22.2%,男性升至26.8%。

熬过“三年之痛”,男女出轨的比例开始降低,在结婚或恋爱的第五到七年间降到低值。

不过,在恋爱和结婚七年之后,男女出轨的概率都出现了反弹。相比男性,女性在经历“七年之痒”上反应更强烈些,在所有时间段中,七年以上出轨的比例最高,达到28.8%。

这和潘绥铭的调查结果大体吻合,恋爱或结婚后,男性比女性更快出轨,而女性在一段感情持续时间久了之后出轨的比例更高。[1]

影视剧中发现伴侣出轨后质问和“撕小三”的桥段看着很过瘾,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当自己的伴侣出轨时,很大一部分人的做法是假装不知道,继续维持和对方的关系。

1

年长的人群更愿意维持婚姻,许多70年代之前出生的人会对伴侣出轨选择“忍气吞声” 或是与对方和平谈判,分手或离婚的比例是各年龄段中最低的。

婚姻时间长了离婚成本也会更高,相比直接离婚,他们更多还是会选择凑合着过下去。

70年代之后出生的人们大部分都选择与出轨伴侣分手或离婚。90后与出轨伴侣离婚的比例为47.1%,是各年龄段中最高的。

相比之下,00后处理对伴侣出轨的方式就要“刚”得多,15.2% 的00后在伴侣出轨后会选择上门“撕小三”,超过了70、80、90后选择“撕小三”比例的总和。

婚姻不忠,逃不过性、爱、婚

婚外情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为什么有些人宁愿冒着被主流道德谴责的风险,仍然要“偷吃”呢?

说起来,也无非是这么几个因素:亲密生活不和谐、不爱了、在婚姻中越来越不快乐了。[1]

并非每对夫妻都能接受“柏拉图式”的无性婚姻,亲密生活不满意,出轨比例更高。无论男女,对亲密生活非常满意的人,出轨率只有对亲密生活非常不满意的人的一半。

1

婚姻说白了,就是搭伙过日子,在婚姻中的磨合也很重要,在婚姻中满意度高,更不容易“变心”。对婚姻不满意的男性,出轨率是非常满意的2.3倍,女性的比例更高,达到3.1倍。

在这种情况下,出轨可能只差一个契机。例如,最近的新冠疫情,让大家的压力都很大,美国丹佛大学的学者发现,对当前婚姻生活不满意的人在新冠疫情期间,更有可能去“找刺激”。[2]

婚姻始于爱,爱不在了,婚姻维系也很艰难。双方感情越好,越不容易出轨。不过,这似乎很难,在婚姻中开小差并不是罕见的事情,精神出轨,也挺常见。

根据腾讯《事实说》的调查,中国女性精神出轨的比例为17.7%,高于男性。

1

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有人能妥协一个,有人哪个都无法接受。但根据丹佛大学学者的调查,男性对伴侣肉体不忠更痛苦,而女性则对情感不忠更难以接受。[3]

有意思的是,男性对伴侣肉体不忠更痛苦,但是他们肉体出轨比例大,女性对情感不忠更痛苦,但女性精神出轨比例更高。

但如果更深层次地讲,人类改不了出轨这个毛病,或许是出于人的原始本能。

美国生物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认为,在原始社会,出轨是人类为了生存和发展的行为,到了现代,人们出轨也会受从远古流传下来的本能驱使。

男性为了自己的基因组合更大概率传递下去,就会“广撒网”,而一个女人有很多个伴侣,意味着她会得到多个男性的保护和帮助,相当于为了自己和孩子的生存上了“保险”。[4]

从这个角度上看,每一个“许幻山”都是个没有开化的原始人。

参考资料:

[1] 潘绥铭. (2017). 2000-2015年中国人的"全性" (sexuality) : 四次全国总人口抽样调查的主要数据分析结果 (Di yi ban.; 第一版. ed.). 香港: 1908有限公司 ;.

[2] Coop Gordon, Kristina, & Mitchell, Erica A. (2020). Infidelity in the Time of COVID‐19. Family Process, Family process, 2020-07-03.

[3] Knopp, Kayla, Scott, Shelby, Ritchie, Lane, Rhoades, Galena K, Markman, Howard J, & Stanley, Scott M. (2017). Once a Cheater, Always a Cheater? Serial Infidelity Across Subsequent Relationship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46(8), 2301-2311.

[4] 海伦·费舍尔. (2020). 我们为何结婚,又为何不忠. 中信出版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