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不仅为各种亚文化提供野蛮生长的土壤,更是出现了一种神奇的现象,在年轻人中蔚然成风——

“以前我们在上课的时候偷偷上B站,现在发现大家居然都偷偷在B站上课?”

“你们B站是个什么网站啊?真是让人受益匪浅啊!谁是站长,出来!你们一天到晚在上面学习,前途一片光明啊......”

妈,真的,我在B站搞学习呢。

在B站能学啥?

既然是在B站搞学习,那么大家都在学什么课程呢?

数读菌以学科为基分类,爬取了2019年10月21日前一年内B站“演讲·公开课”分区下的视频标签,并选取视频数量大于3000的学科,发现了这些最受欢迎的学科课程。

俗话说得好,“条条大路通CS”,在B站最受欢迎的学科类课程也是计算机科学类,其视频数量达24.8万个,是第二名英语课程的三倍多。

课程

而在这一学科分类下最热门的视频标签则很好地反映了当今的流行趋势——“编程”、“人工智能"、“深度学习”、“AI”。

在这个连小学生都要学编程的时代,大学生们如果不懂点编程,毕业之后还怎么混?

编程没那么好学,英语则是中国学生心头挥之不去的痛苦。其中,最大的痛苦是“听说读写”中的“说”——关于口语和发音的标签数量位居英语学习课程的前列。

为了克服这些难题,有人搬来TED演讲、美剧分解、外刊精读;也有人现身说法,分享自己“26天背完7000单词”、“雅思8分”、“留美9年”的英语学习经验;更不乏歪果仁亲自教学。

除了英语,“设计”作为另一项当代大学生必备能力之一,课程数量排在第三名。从平面设计、UI设计到工业设计、建筑设计,再到更加专业和小众的景观设计、五金模具设计......相关课程B站上都能找得到。

除此之外,大学生们还对二外抱有浓烈兴趣,最受欢迎的三种外语是日语、法语和韩语;会计作为实用又有钱途的行业,也拥有庞大的视频数量;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考取的教师资格证,也让“教育学”相关视频的数量猛增。

在网上搞学习,名校名师的课程自然受欢迎。

在B站,最受欢迎的是北京大学的公开课,其开设的《变态心理学》收获了300多万点击量,几乎贡献了北大课程视频总播放量的一半,还收获了2.4万条弹幕及51.2万次收藏。

大学课程

课程播放量过百万的学校还有复旦、清华、麻省理工学院以及耶鲁大学。

清华大学的《有机化学》和由杨振宁主讲的《普通物理》均收获了70多万次播放量。复旦大学最受欢迎的课程除了《数学分析》,还有网红哲学系老师陈果的《孤独论》与《爱情论》,收获迷妹迷弟无数。

麻省理工以《算法及人工智能》闻名B站,耶鲁大学最受欢迎的是《博弈论》与《哲学》。

除了这些“学院派”的公开课之外,在“野生技术协会”的分区下,还有很多可以学的东西。

还能学啥

对相关分区课程的标题进行词频分析后,我们发现,“教程”这个词出现了三万多次,其中不仅有“自制”,也有“搬运”,仅从YouTube搬运就有一千多次。

这些教程大多易于上手,标题中常常出现“基础”、“简单”甚至“一分钟”的字眼,让人看了就有想学的冲动。

用于设计的PS、AE、AI等软件在这一分区依然火爆,有承包Adobe全家桶教程的趋势。摄像摄影方面的课程也十分全面,从基础到剪辑、调色、特效、转场应有尽有。

Python作为近年来最火爆的计算机语言之一也必须拥有姓名。还记得朋友圈的Python广告吗?这可能是许多大学生和职场人士见过的留言最多的一条广告,甚至成了朋友圈大型认亲现场。

开学的时候,学习最有动力

其实,大学生在B站上课的行为并非一时兴起。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慕课”这个词,中国自2012年开始建设慕课体系,目前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已成为世界第一。

一些知名的慕课平台,如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等都在2012-2014年间建成,网易公开课甚至早在2010年就已上线。[1]

在90后和00后为用户主体的B站[2],大学生在上面看视频搞学习也不奇怪。尽管不少视频存在版权问题,但视频数量和观看人数还是一路走高。

以过去的一年为例,“演讲·公开课”分区下的视频数量每天都在持续增加,将其按月份汇总后也能从中看出一些规律。

视频上传数量中两个明显的低谷为2月与6月,这一方面与课程开课的时间有关,另一方面也能看出UP主们在考试月期间也在点灯熬油,无心上传视频。

寒假太短,过年还要走亲访友,也没太多时间学习。暑假则展现出不一样的情况:自6月以后,视频上传数量不断飙升,一直延续到9月开学季。

看来大家都把暑假当作“超越对手的最佳时机”,大量的需求也促使UP主们辛勤地产出。

考试月

在B站,老师认真讲课,同学们看得也很开心,纷纷刷起了弹幕,宛若上课窃窃私语而又不会被点名的学生。

那么这些窃窃私语的内容到底有什么呢?

通过对“演讲·公开课”分区爬取的11216条弹幕高频词汇进行整理,可以发现弹幕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出现最多的是语气词“哈哈哈”,凡是在小破站听过网课的都会发现,只要老师带有浓重的口音、或是口误和突然爆梗,弹幕会瞬间出现铺天盖地的“哈哈哈哈哈哈”,一扫课堂的严肃气氛。

除此之外,常见语气词还有“2333”和“哎”,没办法,学习是个苦中作乐的差事呢?

弹幕

笑归笑,小破站的云学生还是很认真的,比如上课道句“老师好”必不可少,下课时还会给声音沙哑的老师发个“辛苦了”。

当课堂中出现神级操作时,学生们从来不会吝惜自己点击“666”的手,满屏的“大佬”和“厉害”的背后都是一位位献上了膝盖的圣徒。

还有对听课感受的描述:前排学霸可能会觉得“简单”,选择“倍速”观看;后排学渣只能感叹:“不会”并且满脸问号地问“为什么”“啥”。

B站云教学有“霸”有“渣”,也不乏坐在路边鼓掌加油打气的人,他们不仅祈祷自己考试“必过”,还会拉一把想要“放弃”的“小伙伴”们,一起“坚持”努力向前“冲”。

相比学科课程的弹幕,“野生技术协会”分区下的弹幕就野多了。

在9991条高频弹幕词中,语气词明显多了起来。铁打的“哈哈哈”仍位居榜首,“啊啊啊”“卧槽”“2333”“嘤”展现出了看视频时的各种心情。

弹幕2

对视频内容的评价词也明显增加,例如“好看”“好评”“厉害”“妙”“可爱”“帅”“硬核”,或表示“差评”“魔鬼”。

除此之外,“中奖率”频频出现,看来野生技术协会是一个经常有福利的分区。

让人迷惑的是出现了许多关系称谓,例如“老婆”“兄弟”“小姐姐”,或者代表男性的符号“♂”,学习学出了不一样的感情。

坚持学完,真的好难

虽然B站资源十分丰富,同学们看得也很开心,但真正看到系列视频完结撒花的人有多少?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数读菌爬取了“演讲·公开课”与“野生技术协会”分区下系列视频(由多集组成的视频)首集与末集的弹幕数量,按首集弹幕数由多到少排序,并选出与学科相关的课程,进行对比计算后粗略地反映了同学们的学习状况。

首末集弹幕数量相差较小的是有关法考、计算机二级的课程,这类课程数量在10集左右,且都有“考前抱佛脚”的功效,短时见效快且回报率高,即使内容稍难也有让人学下去的动力。

但一些理论性较强、短期看不到明显回报且集数多的课程,即使一开始再吸引人,要坚持学完也不容易。

例如北大最受欢迎的课程《变态心理学》,末集与首集弹幕比仅1.3625%,最后一集仅有一百条弹幕。麻省理工的算法导论课的末集与首集弹幕比甚至不足1%。

看来不管在哪学习,都难逃半途而废(甚至没到半途)的命运。

完结撒花

相对于传统的基于书本等文字符号的学习方式而言,“视频+弹幕+评论”的学习方式提供了更直接、易理解、更刺激的视听符号,可以减轻学生的心理负担,产生“掌握一门课程其实很轻松”的幻觉。

更重要的是,弹幕让人清楚地知道,在电脑屏幕的另一端,连接着一些和你一样的年轻人,他们在听不懂的时候会问“为什么”,听懂了会有成就感,会不经意注意到某些细节然后吐槽和笑出声来。

在这种轻松有趣的氛围下,每个人在打开一门课程时都充满雄心壮志地立下各种各样的flag,立志每天弹幕打卡,但最后这些课程都难逃在收藏夹里吃灰的命运,甚至没有被点开过第二次。

虽然学完一门课程很难,但是如果真能头悬梁锥刺股地坚持到最后,就能够沐浴在知识的光辉中,颇有成就和收获。

比如这篇文章的数据,就是我在B站苦学Python之后爬下来的(其实只学到"Hello, world!")。

参考资料:

[1] 熊小进,& 谢定源. (2018). 我国MOOC本土化实践及发展策略分析.中国教育信息化, (13), 10-13

[2] 方正证券.(2018). bilibili118页深度报告. Retrieved from http://pdf.dfcfw.com/pdf/H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