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从饭桌上慢慢消失的日子里,我们不由追忆起那些年抚慰过胃与心灵的平价猪肉。

不断上涨的猪肉价格让中国人很受伤,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让你吃不起猪肉的“作案团伙”里,有个重要的原因是猪的便便。

猪肉猪粪这对CP,难道不应该是“粮多猪多,猪多粪多,粪多粮多”的亲密关系吗?

可残酷的现实就是,相爱相杀啊。

猪的便便,污染很严重

猪肉价格会涨,是因为供不应求,可猪的便便怎么会影响到猪肉供给呢?只关心肉好不好吃的我们,可能从来都不会在意猪的排泄物。

事实上,中国排放着世界最大份额的生猪粪便量,也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污染。据测算,2018年中国出栏生猪约7亿头,粪便年产生量超过6亿吨,大约是中国人一年产生粪便量的三倍,且综合利用率不足一半。[1]

也许是上惯了干净洁白的卫生间,人们觉得猪粪回收利用也不是难事,就算存在污染,自然界也能净化吸收。与此相比,城市握手楼里的泔水积水以及工厂的排污似乎更令人苦恼。

然而在与城镇居民生活平行的另一个世界里,养殖生猪给当地村民带来的污水与恶臭,却远超人们平日的想象。

污染

2011-2015年的《环境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在工业、农业和城镇生活三个废水有机污染排放源里,农业源一直占到将近一半,其中畜牧养殖业的污染又占到农业源污染的95%以上。

畜牧养殖业产生的有机污染基本来自粪便残余,新鲜的禽畜粪便含有大量不稳定有机质,极易腐烂分解,产生恶臭NH3和H2S等气体,对环境产生极大的污染。[2]

畜禽

据学者研究,本世纪初中国几大畜禽养殖产业中,生猪粪便造成的废水有机污染占到畜牧养殖业的30%以上。

数读菌根据相同的官方指标对近5年的统计数据进行估算,也得到28.8%的结果。分析下来,生猪养殖业的废水有机污染排放量几乎等价于整个工业系统,确实不得不加以整治。

治理有两种主流思路,要么政府主导介入,要么政府引导,养殖户自主治理。在环保问题刻不容缓的号召下,国家采取了前者。

既然生猪养殖业的污染是粪便直接流向地表水体所造成的,那么将养猪场从沟渠、河流、湖泊旁边迁出去,似乎是最简单可行的办法。

十三五

长江以南每年产出约占全国四成的猪肉,稳定南方猪肉市场的同时,也排放了接近同比例的粪便量。而南方水网密布,恰恰又是防治养猪业粪便污染的主战线。

为此,国务院2015年出台了《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大框架,农业部相应地发布了有关全国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多道文件。层层加码下,长江以南和京津地区生猪受到约束限养。[3]

排放量

裁撤南方不规范养猪场的同时,南方猪肉的正常供应也要保障,只能把南方的猪搬到传统主产区和北方地区来重点发展扶植,形成“南猪北养”的大局面。

不幸就在于,受到猪瘟疫情影响,猪肉跨省禁运,南方猪肉供不应求,肉价于是一路飙升,国务院不得不暂时放松限养禁养政策,稳定各地猪肉自给。[4]

与猪便便的相处并不容易

畜禽粪便是污染,但也是重要的农业资源。治理猪的便便而间接导致猪价抬升,是不是过于匪夷所思了呢?

“养猪赚钱,猪粪肥田”,虽然曾一直是人、猪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好方式,但在高度分工的工业时代里就显得格外掣肘。

专业化的生猪养殖业农牧分离、种养脱节,成千上万头猪一天的粪便排放量,根本无法被周边农田一次性消化,甚至可能周边都没有配套耕地。[5]

养殖户只能考虑对粪便储存利用和对外销售等,来尽可能从猪的便便里捞到钱。

干粪和粪液处理是猪粪利用的两个环节。干粪容易处理,无非人力或机器用畚箕收集起来堆到粪场加工,制成有机肥后拿来自家还田,多出来的拿去送人或卖掉。[6]

可如何从难以清理的粪液里筛出金子,那就要看各家的本事了。

便便去哪了

粪液是猪的尿液、难以清理的粪便和冲洗猪舍后的废水混合,经过固液分离机处理剩下的液体。部分小规模养殖户未配置机器,粪液就是污浊的固液混合粪水。

最经济、有效处理粪液的方法是将其灌入沼气池中厌氧发酵来制沼气,供应养殖场和周围农户取暖做饭。[7]

但沼气池容量有限,需要建造沉淀池或稳定塘来储存过剩粪液,在自然露天条件下利用微生物好氧发酵来降解有机污染物,达到环保标准后排放或灌溉。

然而现实并没如此美好。以养猪大省河南为例,小规模养殖户没能力也不屑于从这些粪液里谋取收益,超过60%的养殖户直接向厂外沟渠排放粪污。

其中26.4%的养殖户因配有政府免费安装的户用沼气池,会拿出部分来制沼气,但因容量有限,80%以上的粪液仍会被直接排放。[8]

沉淀池或自然稳定塘由于尺寸与建造工艺都优于沼气池,相应的造价也较高,小中大规模养殖户里,分别只有36.8%、18%和50%愿意建造来更好地处理和储存粪液。

大中规模养殖户基本就是按照这个逻辑来处理粪液的:越大规模的养殖场配备越大的沼气池,一次性消纳不了的就建沉淀池或稳定塘来储存。

不同规模的养殖户之所以会以不同方式来和猪的便便相处,说到底无非还是一个钱字。

成本和收益

根据调研得来的数字,在现实情况下,大中小规模在粪污处理上每年将分别造成每头猪1.96、10.01、12.58元的亏损。

成本和收益2

稳赔不赚的原因是多个方面的,干粪无法被周边农田完全消纳、资源外调成本、有机肥的销售市场尚不完善造成的“有货无市”等,都会使得赚“猪粪钱”不容易。[9]

不过一旦政府补足粪污处理设备建设的启动资金,为养殖场户提供理想的技术模式,在当前的市场条件下,大规模养殖户将有可能率先实现盈余,而中小规模养殖户仍将继续倒贴。

想用猪的便便赚钱,真的很难

既然大规模养殖场能以最低的污染和最小的资金缺口赚到“猪粪钱”,那么引导养猪业往规模化的科学养殖、智能养殖发展,用“有钱赚”来调动养殖户自发治理猪粪似乎是比较好的办法。

要建立规模化的现代生猪产业链,需要企业打通从养殖、饲料、屠宰加工到粪污利用的整个过程,配备有大型现代化食品加工区、现代化养猪场及配套环保、农田等设施。

推行规模化、现代化并非易事,行业内现今每个环节上,都是竞争激烈或已有龙头企业占据,任何想要打通上下一个环节的努力,少说也要花上三五年。

虽然近十年来规模化生猪养殖的大气候已经形成,但以房前屋后散养为主体的养殖户,其基数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撼动。

规模

2007年至今,小散户锐减了4千多万户,散户的规模化促成规模户数前期的攀升,而小规模户的规模化则让规模户数后期收敛。但2017年3700万户生猪养殖场中,散户仍旧占据着90%以上。

虽然规模户和散户都各自贡献了中国猪肉市场的一半,但由于差异悬殊的粪便废弃率,论起污染来不可同日而语。[10]

指导帮扶散户来推动规模化是美好愿景,实际上阻力重重。一方面,保持散户的庞杂,收猪户才有压价权;另一方面,阻断及时准确的市场信息被散户获知,饲料商和收猪户才更容易从中谋利。[11]

另外,推进规模化也要体谅养殖户的难处,借着环保行动之名,强制逼迫散户退出市场,影响的是千千万万养猪人生计。若再撞上不测影响猪肉供给,那就是千千万万中国人的生计了。

这次与鲜嫩猪肉的“分手”,是全民的强烈阵痛。而困扰养殖户及周边居民的猪粪污染问题,不仅是这次阵痛的病由之一,更是长存风险的恶性肿瘤。

长痛不如短痛。希望这一次与猪的“失恋”,是为了下次相逢时,我们都能更成熟地面对彼此。

参考资料:

[1] Moa.gov.cn. (2016). 农业部关于印发《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通知.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moa.gov.cn/nybgb/2016/diwuqi/201711/t20171127_5920859.htm [Accessed 12 Oct. 2019].

[2] 黄国锋, 吴启堂, 孟庆强, & 黄焕忠. (2002). 猪粪堆肥化处理的物质变化及腐熟度评价.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 23(3), 1-4.

[3] Moa.gov.cn. (2015).农业部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moa.gov.cn/nybgb/2015/shierqi/201712/t20171219_6104128.htm [Accessed 12 Oct. 2019].

[4] Gov.cn. (2019).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9-09/10/content_5428819.htm [Accessed 12 Oct. 2019].

[5] 张军民. (2003). 中国畜牧业环境污染现状及应对措施. 中国农业科技导报, 5(5), 71-74.

[6] 岳丹萍. (2008). 江苏省养猪业污染与对策的实证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南京: 南京农业大学).

[7] 林代炎, 叶美锋, 吴飞龙, & 翁伯琦. (2010). 规模化养猪场粪污循环利用技术集成与模式构建研究. 農業環境科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 29(2), 386-391.

[8][9] Greenpeace.org.cn. (2016). 生猪粪便综合利用成本效益及所需支持政策分析.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greenpeace.org.cn/policy-analysis-utilization-of-pig-manure/ [Accessed 12 Oct. 2019].

[10] Mee.gov.cn. (2014). 《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二次征求意见稿)编制说明.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mee.gov.cn/gkml/hbb/bgth/201404/W020140401442973250619.pdf [Accessed 12 Oct. 2019].

[11] Jwview.com. (2019). 付一夫:猪肉涨价,不能全怪非洲猪瘟.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jwview.com/jingwei/html/09-06/257073.shtml [Accessed 12 Oct.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