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韩国综艺《新婚日记》中的“恩爱夫妻”具惠善和安宰贤的离婚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曾经因甜蜜爱情感动网友的两人纷纷亲自下场“互撕”。过去的糖也未必都是虚情假意,只是“不爱了”后的不体面和凄凉让人心嘘。

具惠善也在社交平台给出了安宰贤的离婚理由:进入了婚姻倦怠期。

具惠善和安宰贤、马伊琍和文章、一个月前的双宋......不止明星,普通人的婚姻生活也是充满考验:恋爱中的磨合期不好过,婚姻中的倦怠期也不是那么好扛。

婚姻倦怠是一种情绪性耗竭

倦怠(burnout)一词最早其实出现在工作情境中,这种倦怠是一种情绪性耗竭。当把工作倦怠的概念引入到家庭领域中时,即这里所说的“婚姻倦怠”。[1]

具体准确来说,婚姻倦怠发生在长期要求卷入情感的夫妻关系中,它是当期望和现实出现持续性不匹配时产生的一种身体、情感和心理的耗竭状态。[2]

如果在和另一半相处中,已经有一段时间出现身心俱疲、“累觉不爱”时,就要注意你们可能已经进入婚姻倦怠期了。

婚姻倦怠

心动往往只需要一瞬间,恋爱可以靠激情维持,但婚后都逃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平淡如水才是大部分婚姻呈现的状态。

河南大学心理与行为研究所在7个城市选取了已婚居民640人,探讨城市居民婚姻倦怠状况及与婚姻压力、离婚意向的关系,结果发现:轻度、中度和高度婚姻倦怠的检出率分别为16.3%、8.4%和1.9%,婚姻倦怠的累计检出率达到26.6%。

换句话说,每10个已婚居民中,有将近3个出现了倦怠感。[2]

那是什么导致了倦怠呢?

研究表明,导致婚姻倦怠的最主要因素是生活环境带来的婚姻压力,婚姻压力既指情感压力也指经济压力。婚姻压力和经济压力可以正向预测婚姻倦怠,其中,情感压力对离婚意向起直接预测作用。[2]

在具惠善和安宰贤的关系中,当被问到结婚的理由时,安宰贤曾回应“因为太喜欢这个人,想快点开始新婚生活”。

而当关系破裂时,具惠善在社交平台配文称“他好像只是短暂地爱了我一下”、“我是住在这个家里的幽灵,你曾经最爱的人,变成了僵尸。”

这段文字引发网友共情式反问:嫁给爱情,真的不靠谱吗?

婚姻倦怠

嫁给爱情靠不靠谱不知道,但没有情感维系的婚姻绝不会长久。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学者风笑天对全国12个城市的1786名18-28岁的在职青年(包括未婚和已婚)的婚姻期望和婚姻实际状况进行了一项大规模调查,结果表明:“各类青年最为一致、同时也是最为看重的择偶条件是两人之间的感情。”[3]

不论是未婚和已婚,在青年们心目中,经济收入都不如性格脾气、思想品德以及气质修养等个人的、内在的因素来得重要。

如今,传统的“门当户对”观点在年轻人中早已不流行。当代年轻人更注重的是心灵合拍和内在匹配度。

这也意味着,一旦结婚后的期望和现实之间出现不匹配,在敢爱敢恨的年轻一代中更容易波及婚姻的稳定性。[4]

女性的性道德感要强于男性

婚姻倦怠就像“温水煮青蛙”,不是突然就厌倦了,它是一个逐步累积的过程,首先从亲密关系开始,然后逐步疏远,直至夫妻关系的破裂。[2]

在亲密关系中,男女性的认知就显示出了比较大的差异。

例如,在对对方的价值评价中,男性和女性对男性的价值认知高度一致。但是,在对女性价值的认知方面,男女性差异明显。

根据《中国婚姻关系中的亲密状况调查报告(2017)》,在对男性的价值体现排序上男女性认知完全一致,男性的价值依次体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追求、顾家有担当、朋友多交际广路路通、家有贤妻、后院安稳。

婚姻倦怠

相比之下,女性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女性在照顾家庭和个人发展之间存在困难的选择和情感撕裂。

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男性被访者认为女性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家庭角色中,58.5%的男性受访者认为女性的价值体现在“教子有方,儿女有出息”,其次是“会打理家庭”,占比51.6%。

然而除了家庭角色外,女性本身更强调自身的成就,48.1%的女性被访者认为女性价值在于“干得好,经济独立”、42.6%的认为在于“有自己的专长或爱好”,均明显高于男性受访者在这两项中的应答比例。

央视前主持人张泉灵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时便直言问题本身是对女性的一种偏见,“我特别好奇,你们采访男性企业家的时候,会问平衡性的问题吗?”

对于女性来说,社会要求女性在工作的同时也要兼顾家庭,这种对性别角色的不同的期待深受传统性别文化的影响。[5]

其次,女性对夫妻间的亲密关系期待要高于男性,在对夫妻亲密度的自评中,男性的平均分为7.54分高于女性的6.75分。

婚姻倦怠

当受访者被询问“影响夫妻关系的因素”时,受访者对影响夫妻亲密关系的八个重要因素的排序是:有效沟通、性忠诚、性格品行、共同兴趣、性生活质量、价值观、上进有事业、颜值高身材靓。

女性对前七个观点的选择比例也均高于男性。

有趣的是,女性在性方面的道德感要强于男性。86%的女性赞同“性忠诚对夫妻关系非常重要”的观点,对比之下,男性赞同此观点的为77.6%。

尽管男女双方对亲密关系存在认知上的差异,但如果积极进行情感沟通,夫妻不是不能填补认知差异上带来的矛盾。

婚姻倦怠

而且夫妻也一致认为有效沟通是保证夫妻亲密关系的首要因素,但实际上没有多少夫妻能做到这一点,在情感沟通状况的所有具体选项中均未超过50%。

七年之痒是真的

更严重的是,与积极沟通相反,不少夫妻在倦怠期来临时,更多的是采用冷暴力。

根据《中国婚姻关系中的亲密状况调查报告(2017)》,冷暴力是伤害夫妻关系的首要因素,应答人数百分比高达56.4%,其次为猜忌少信任、出轨、性生活不和谐和家庭暴力。

相比于出现问题直接争吵,冷暴力更像是一种慢性毒药,常常表现为疏远、冷淡、漠不关心、侮辱或交流回避。“我很忙”、“你想多了”这类敷衍的语气更是让人无处反驳。[6]

值得注意的是,冷暴力也是暴力,给另一方造成的精神伤害丝毫不亚于直接的暴力行为。

婚姻倦怠

当伤害亲密关系的行为频繁发生时,总有一方会提出分手,婚姻关系也随之破灭。如今,结婚率的下降和离婚率的上升已成为普遍现象。

是不是倦怠期来了就一定不能避免呢?其实不然,只要扛过婚姻中最艰难的几年,离婚的风险会不断下降,婚姻趋于稳定。

北京大学和南京大学的学者运用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研究发现中国夫妻的离婚模式呈明显的“倒U型”曲线,曲线在婚后的第七年左右达到顶点,之后不断下降。这一研究验证了婚姻中所谓的“七年之痒”。[7]

许琪, 邱泽奇, & 李建新. (2015). 真的有 “七年之痒” 吗?——中国夫妻的离婚模式及其变迁趋势研究. 社会学研究, (5), 216-241.
许琪, 邱泽奇, & 李建新. (2015). 真的有 “七年之痒” 吗?——中国夫妻的离婚模式及其变迁趋势研究. 社会学研究, (5), 216-241.

这和亲密关系的模式不谋而合。根据《中国婚姻关系中的亲密状况调查报告》,年龄、婚龄的长短与夫妻亲密关系有着密切关系,呈U型关系,这正是夫妻亲密程度在家庭生命周期中的反映。

这也不难理解,孩子出生后,夫妻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抚养子女,生活压力增加,个人活动时间也被挤压,配偶间亲密感下降。当子女长大成人后,亲密程度会有明显回升。

亲密度回升,不代表以后激情永续。但是只要在婚姻里的时间越长,婚姻越趋于稳定。

根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3/4的老年人有配偶的陪伴,离婚、丧偶和未婚的老年人约为1/4。总体来说,在老年人中离婚率、丧偶率和未婚率都是偏低的。[9]

这和婚姻状况对老年人健康状况的保护有关。研究表明,有配偶老年人的健康预期寿命长于无配偶老年人。而离异或丧偶则会负面影响老年人的健康状况。[10]

有配偶在,最起码在起居照料、监管健康上还能相互照应,也不至于孤独终老。

当夫妻双方步入耄耋之年,激情褪去,彼此的陪伴与扶持或许是晚年还留存的温情。

婚姻是成年人的选择,爱情虽然是婚姻的基础,但不是全部,走出倦怠的泥潭需要的是双方的智慧和责任。

当然,考虑这些的前提是你要有个结婚对象。

参考文献:

[1] 李永鑫, & 侯祎. (2005). 倦怠, 应激和抑郁. 心理科学, 28(4), 972-974.

[2] 李艺敏, 吴瑞霞, & 李永鑫. (2014). 城市居民的婚姻倦怠状况与婚姻压力, 离婚意向.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8(8), 592-596.

[3] 风笑天. (2006). 城市在职青年的婚姻期望与婚姻实践. 青年研究, (2), 12-19.

[4] 新华网. (2019). 《当代青年群体婚恋观调查报告》发布:择偶最看重人品和性格-新华网.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5/22/c_129877925.htm [Accessed 22 Aug. 2019].

[5] 刘爱玉, & 佟新. (2014). 性别观念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基于第三期全国妇女地位调查. 中国社会科学, (2), 116-129.

[6] 夏艺伟.(2019).家庭冷暴力的内在属性和法律救济.法制博览,(16):259.

[7] 许琪, 邱泽奇, & 李建新. (2015). 真的有 “七年之痒” 吗?——中国夫妻的离婚模式及其变迁趋势研究. 社会学研究, (5), 216-241.

[8] Pines, A. (2013). Couple burnout: Causes and cures. Routledge.

[9] 孙鹃娟, & 李婷. (2018). 中国老年人的婚姻家庭现状与变动情况——根据2015年全国 1% 人口抽样调查的分析. 人口与经济, (2018 年 04), 99-107.

[10] 李成福, 王海涛, 王勇, & 陈佳鹏. (2018). 婚姻对老年人健康预期寿命影响的多状态研究. 老龄科学研究, 6(6), 3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