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超级中学”这个说法,也许屏幕前的你本身便毕业于这类学校。

作为中学尤其是高中阶段教育实践的缩影,它们炙手可热,又饱受非议。许多人坚持超级中学是应试教育的畸形产物,掠夺了教育资源,破坏了教育公平,理应被取缔。

但这一观点很难得到多数家长的支持——他们相信,进入超级中学便意味着孩子半只脚踏进了知名大学的校门,几乎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在这场教育竞争中赢得先机。

那么,超级中学的出现真的合理吗?它们该得到赞美,还是批评?

超级中学,“超级“在哪

超级中学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但成为超级中学到底需要怎样的条件?

北京大学黄晓婷等人曾概括其四个特征:位于省会或大城市、学生规模大、垄断当地一流生源和教师、毕业生垄断一流大学在该地区的录取计划。其中,后两者是超级中学的必要条件。[1]

考虑到师资和生源实质也是为升学服务,因此,是否拥有极高的升学质量通常是划定超级中学的共通标准。在黄晓婷等人的研究中,某名校“K大”在各省份的录取名额高度集中,其中超级中学通常会占据全省三成甚至一半以上的录取名额。[2]

超级中学

这份研究尽管没有披露“K大”的真实名称,但根据团队人员组成和文中描述可知,这里的名校即北京大学。

在升学方式变得越来越多样的背景下,超级中学其实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平民化的超级中学,它们并非一定位于大城市,但通常拥有较大的学生规模。

这些学校以高考升学为主打,极高的“重本率”和“清北率”是它们的“超级”所在——比如著名的衡水中学,每年数千毕业生参考,清华北大录取人数通常过百。

超级中学

另一种是精英化的超级中学,学生规模更小,且通常位于大城市。在这类学校,高考并不是唯一的道路——以南京外国语学校为例,2016年,南外有270余名学生出国留学,前往美国综合排名前20大学的毕业生有73人。

而在该校,选择参加高考的学生仅有35位,但算上竞赛类、语言类保送生,依然有24位同学进入北大、清华。

可见,仅把超级中学与应试教育划上等号,其实并不准确。无论是中产阶级倡导的素质教育,还是老百姓早已熟知的应试教育,它们都成为两者中的排头兵,被视为不折不扣的升学导向学校。

失意的农村学生

在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向的缓慢趋势中,农村学生通常是最失意又失语的群体,而这也是此前超级中学饱受诟病的原因之一。

同样是黄晓婷等人的研究,她们对“K大”也就是北京大学2005至2009年五届学生的户籍类型进行了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来自超级中学的学生中农村户籍的比例仅为普通中学的八分之一。

超级中学

在超级中学的录取人数本身就高于一般中学的情况下,[3]这意味着农村户籍学生能考取北大的比例偏低。

城乡户籍在名校录取间的悬殊差距也与超级中学所处的城市级别有关。通过审阅猿辅导评定的2018年中国高中排行可以发现,[4]在前100强名单中,有7成学校位于省会城市。

超级中学

事实上,升学成绩也是地方政府的政绩体现,省会城市通常会调用最丰富的资源来帮助本地中学成长,从而让城市学生拥有得天独厚的入学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份百强榜单中,浙江省的入选学校多,且分布在各个县市。这说明当地的教育资源分配基本均衡,均能提供较高的教学质量。

浙江省教育厅官员方红峰曾在公开场合评论道:“他(衡水中学)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他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符合,他们认为是先进,我们认为是落后的,我们浙江不需要。”[5]

浙江省的教育资源均衡性理应与它的经济发展均衡性呈正相关,但大多数中西部省份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因此,超级中学带给农村学生去知名大学的机会,往往是个伪命题——为了能去超级中学读书,农村学生需要比在本地上学付出更多的求学成本,这本身就限制了一批人。

更何况,超级中学的入学门槛越来越高,手握更好教育资源的城市学生往往会谋得先机。

当优质师资和生源汇聚在一起,超级中学与一般中学之间,便出现马太效应。超级中学的学生越来越强,而一般中学的学生,只会越来越弱,就此陷入恶性循环。

公平的两面

尽管超级中学的崛起还是很难为农村学生带去更多的升学机会,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需要背上破坏教育公平的原罪。

正如前文提到,公共教育资源的不平等才是让每个家庭焦虑的根源,它是超级中学肇始和扩张的养分。而后者本身,不过是提供了制衡这种不平等的解决方案。

华东师范大学曹妍等人的研究发现,上海、北京、天津、浙江等地的高考报名录取率位于全国前列,入学机会指数高于中西部省份。[6]

因此,在精英式的超级中学带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入学和升学门槛、农村学生又缺乏优质教育资源的情况下,平民化的超级中学最大的受惠对象将是那些既不是高净值人群,也非农村户籍的城市普通家庭。

2013年5月24日,河北衡水二中的学生们在上晚自习,教室的标语上写着“为了父母”、“争分夺秒”等字样。/ 网易看客
2013年5月24日,河北衡水二中的学生们在上晚自习,教室的标语上写着“为了父母”、“争分夺秒”等字样。/ 网易看客

这些家庭的孩子可以通过考试竞争的方式进入超级中学,并重复这个竞争的过程,直到升入理想的大学。从这个角度来看,超级中学给普通城乡家庭创造了一个狭小但合理的公平空间。

尽管很多人都知道,这样的公平,只是相对的,这一点空间也在越挤越小。而在中国家长普遍的教育焦虑下,教育资源的分配,早在小升初的时候便产生了第一批分流。

但那些出身“普通”、在平民化的超级中学读书的学子,他们备考时的每一声诵读,都是他们争取向上流动机会的时候,渺小但可贵的声音。

参考资料:

[1][2][3] 黄晓婷, 关可心, 熊光辉, 陈虎, & 卢晓东. (2016). “超级中学”公平与效率的实证研究——以k大学学生学业表现为例. 教育学术月刊(5), 32-37.

[4] 猿辅导. 2017中国高中排行榜. Retrieved April 25, 2019, from http://2015top.yuantiku.com/#/index

[5] 上海观察. 衡水二中高考百日誓师大会:“像我们这样优秀的人,就该拼搏过一生!”. (2018, February 7). Retrieved April 25, 2019, from 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81080

[6] 曹妍, & 张瑞娟. (2017). 我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及其地区差异:2007-2015年. 教育发展研究(1), 2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