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

策划| 清玥

设计| 清玥、呕鸡

出品|城市漫游计划

九月份湿热的一天,正午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我缩紧脖子,躲避来往的目光。

我迅速地穿过一条条小巷,仿佛还不够快,不能阻止巷口那条大黄狗向我猛扑过来。

我在南京。

我是一只鸭子。

我在调查一起失踪案。

(前方神探福尔摩鸭正在调查一起南京平民失踪案,案件扑朔迷离,请屏住呼吸)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

公元2018年,福尔摩鸭,年3个月,卒于南京。

死因:殉职

嫌疑犯:南京人

死亡地点:水西门

死状:盐水鸭

而1000年前的大词人苏东坡,此刻捧着一碗盐水鸭,心满意足,口占一绝......

金陵八月桂花香,舒凫相逐水西门。

日啖鸭子三大块,不辞长作鸭都人。

好鸭,真是好鸭!

——苏轼《南京一绝》

“蓝鲸人,给我留个屁股吃呗喵”

——谢毛毛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出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