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每100个女婴出生,相对应的就有约113个男婴出生。

这是中国国家统计局在2015年公布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数据,尽管已经是近十几年来最低,但中国依然处于性别比失衡的状态中。

中国人对性别比失衡这一字眼也不陌生。媒体总在报道“4000万中国男性娶不到老婆”、“中国到2020年会有3000万光棍”等内容。人们埋汰剩女的时候,相亲角里更着急的是适婚男性的父母。

2008年6月13日,太原附近农村的计划生育宣传标语:生男生女,顺其自然。 / 视觉中国
2008年6月13日,太原附近农村的计划生育宣传标语:生男生女,顺其自然。 / 视觉中国

可是,当人们调侃光棍娶不到老婆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正视性别比失衡的现象。那么中国的性别失衡到底有多严重呢?城市会比乡村更好吗?一胎和二胎的性比别又是如何呢?

性别失衡依然严重

性别比是反映一个国家男女两性是否合理或协调的重要指标,其中讨论最多的是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即一定时期内的出生人口男女比例。考虑到男婴死亡率略高于女婴,联合国将102-107视为出生人口性别比的正常值,高于或者低于该值均属异常。

性别失衡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便一直高居不下,并在2004年达到峰值121.18,即每出生100个女孩,就会出生121.18个男孩,远超联合国划定的102-107的合理范围,性别比严重失衡。

至此之后,虽然中国的出生人口性比别自2008年起持续下降,但历年数值还是属于国际公认的“正常”之外。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承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中国仍将是世界上人口性别比失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这句话并不夸张——在2015年联合国发布的《全球人口展望报告》中,虽然没有披露各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但从整体的人口性别比数据上依然可以看到,中国106.3的数值在亚洲国家中偏高。

性别失衡

而乌克兰、俄罗斯两国则受二战男性死亡过多等因素影响,性别比均未超过87,说明这里的女性显著多于男性,人口性别比同样严重失衡。

娶不到老婆的农村男性

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不仅是常年失衡那样简单,如果将其细化到各省、各孩次,则呈现出妇女胎次越高,性别比越高的特点。也就是说,生的越多,性别比越失衡,其中又以农村地区尤为突出。

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统计资料显示,除了新疆整体趋近正常值之外,其他省市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均属异常,其中安徽、广东、湖北等省份的农村已经达到严重异常的程度。

以安徽为例,在城市出生的一胎性别比尚为108.78,但是城市二胎的性别比却变成了155.37,农村二胎的性别比更是达到了惊人了171.38,即该地区每100个女童出生,相对应的就有约171个男童出生,男女比例远远无法维持当地正常的生育运转。

性别失衡

农村地区性别比严重失衡的后果近年来开始显现。浙江大学在2017年发布的《中国农村家庭发展报告》显示,大龄未婚男性在农村的比例逐年上升,农村男性找不到配偶的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男多女寡之余,农村男性还面临着婚姻上的地域挤压,即城市中大龄未婚的居民会前往农村地区寻找配偶,这致使农村男性能够配对的女性更少。

英国广播电视台曾在2016年报道过位于安徽省的一个“光棍村”,在这个总人口1600人的村庄里,112个年龄在30至55岁的男子被登记为单身,比例极高,而村里的女性——和中国其他村庄的女性一样——都进了城。

2016年5月20日,安徽省“光棍村”,结婚的村民在洗衣池上刻下“老婆辛苦了!”,道出了这里“光棍村”的无奈与期盼。 / 视觉中国
2016年5月20日,安徽省“光棍村”,结婚的村民在洗衣池上刻下“老婆辛苦了!”,道出了这里“光棍村”的无奈与期盼。 / 视觉中国

当婚姻成为问题,彩礼现象就会变得更加兴盛,没钱的农民只能继续单身,这导致了农村色情产业、性暴力、婚姻买卖等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滋生。曾经对男婴的狂热追求,让早已失意的中国农村,变得更加落寞。

被剥夺的生存权

中国的性别比为什么失衡,相信大家都会想起“重男轻女”这个词。

经济上,越是贫困落后的地区,越需要男孩作为劳动力来维持生活。文化上,传宗接代的思想根深蒂固,大量家庭认为,如果没有男孩,那么他们将在进入老年后面临膝下无子、无人养老的困境。许多人相信,这些固有观念和计划生育的现实情况都导致了中国人对生男婴的喜爱。

可是,“爱生男婴”这句话说起来很轻巧,但背后隐藏着一个血淋淋的事实——对女性生存权的剥夺。

当我们在浏览各省出生人口性别比这一数据时,很可能会忘记一个重要的细节,我们所看到的数值,已经是顺利出生且经过合法登记后的胎儿数据。

然而,很多学者依然在担心,中国或许有千万以上的女童并未经过登记而“凭空消失”,她们无法体现在数据上,很可能在出生前后就被剥夺了生存权。

2012年7月15日,安徽淮南,Madison和收养自己的美国家人在三和的集市上寻找生母。她出生时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被遗弃。 / 视觉中国
2012年7月15日,安徽淮南,Madison和收养自己的美国家人在三和的集市上寻找生母。她出生时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被遗弃。 / 视觉中国

比如,2000年的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除黑龙江、西藏、宁夏和新疆4个省区,其他省区的婴儿死亡率性别比在当年均属“非正常”。在状况最恶劣的江西,男婴死亡率是3.136%,女婴死亡率却达到了7.850%。

中国多地还有溺杀女婴的传统,而最常被遗弃的也是女婴。作为世界上抛弃女婴最多的国家,1999年至2015年间,中国共有7.6万儿童被美国家庭收养,居世界首位,其中87.1%为女性,约80%患有先天残疾和其他疾病。

所以当人们惊呼“中国光棍的老婆都去哪里了”时,答案显而易见,许多女性连活着的权利都没有,被扼杀在襁褓中。

如果说什么可以改善这种情况,教育或许是因素之一。

性别失衡

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统计资料显示,尽管各教育程度的育龄妇女的生育性别比例都是男性高于女性,但是大学本科及研究生妇女的生育性别比状况,依然好于其他学历层次。

通常来说,越是受到了良好教育的人,越会对男女平等的观念予以认同,至少会宽容任意一种性别的出生。但仅有教育是远远不够的,许多人人依然对此无动于衷,只有在面对天价彩礼和不断上涨的房价时,才会感叹一句还是生女孩好。

而当我们以为身边的男女平等状况正在不断改善时,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中国在144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第100位,排名连续九年下滑。

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梦想还很遥远,新的危机又来了:如今是男是女,大家都不愿意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