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过早”是一种既隆重又匆忙的存在。

隆重,在于过早的吃食花样繁多,制作过程中藏了不少小心思,早餐摊贩往往半夜就开始忙活;匆忙,是因为对于风风火火的武汉人来说,在上班上学途中边走边吃,十分钟内解决掉一碗热干面,那都不是事。

不过,若是用热干面定义武汉过早的全部,武汉人必定不会答应。糊汤粉、面窝、糯米鸡、苕窝、豆皮、米酒……每一样都是武汉人的心头好,“过早一个月不重样”绝对不是夸张的说法。

著名美食家蔡澜先生曾言:“处处的早餐文化,因生活优裕而消失之中,武汉的街头巷尾还在卖,我将之冠上早餐之都。”

而真正成就了武汉“早餐之都”这个称呼的,其实是这座城市骨子里的烟火气。武汉的市井小巷里,时光就这样被裹进食物的香气里,温柔地消磨掉了。

(前方一大波早餐正在袭来,请打开WiFi观看)

1000万武汉人,每天都在拿命过早1000万武汉人,每天都在拿命过早

1000万武汉人,每天都在拿命过早

1000万武汉人,每天都在拿命过早

策划 | 彭雨田

设计 | 呕鸡、白鹤仙人、面二、关东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