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年过节少不了走亲访友,可亲朋一见面,除了寒暄和互赠礼品,少不了的就是烟酒伺候。对于很多不爱喝酒的人来说,推脱一句不喝倒也没什么。但如果不爱吸烟,那弥漫着呛人烟味的室内则会变成时刻都想走的灾难现场。

非吸烟者在抱怨之外,吸烟者也觉得委屈:你吸的是二手烟,我吸的还是二手烟加一手烟呢。对很多人而言,他们明知吸烟有害,可戒烟太难,实在是忍不住。吸烟者和非吸烟者的权力博弈,成为新年聚会上的鲜明图景之一。

无处不在的二手烟

无论是吸烟还是不吸烟,无处不在的二手烟应该是逃不掉的了。世卫组织在2015年的报告中指出,中国因二手烟而导致的疾病和死亡率正持续上升,每年超过10万人死于二手烟暴露。为了更清楚地掌握这一问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2015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中对八个涉及室内环境的公共场所的二手烟暴露情况进行了调研。

二手烟

结果显示,二手烟暴露比例最高的场所为酒吧/夜总会,约93%的受访者表示遭遇过二手烟问题。数值虽然很高,但也完全不难理解,毕竟如果在酒吧和夜总会都闻不到烟味,对于很多夜店常客而言始终不是个感觉,夜店生意也容易受到影响。

紧随其后的是餐馆和工作场所,分别有72.5%的54.3%的二手烟暴露比例。过半的暴露率足以让人郁闷,因为这二者几乎是现代男女工作、消费中最常光顾的地方。所调研场所中,二手烟暴露率最低的是中小学校,为17.2%。数值不高但也不容小觑,因为从孩子们的健康着想,学校是最不应该出现二手烟问题的地方。

2016年05月29日,浙江省杭州市,在医生现场讲解吸二手烟的危害后,孩子们戴上了防毒面具,手拿戒烟标语,和家长们一起进行了“戒烟接力赛”、“戒烟知识问答”等活动。/视觉中国
2016年05月29日,浙江省杭州市,在医生现场讲解吸二手烟的危害后,孩子们戴上了防毒面具,手拿戒烟标语,和家长们一起进行了“戒烟接力赛”、“戒烟知识问答”等活动。/视觉中国

支持禁烟的比例反映了这一观点。93%的受访者(包括吸烟者和非吸烟者)支持在大学、中小学全面禁烟。事实上,远超半数的人认为包括医疗机构、公共交通、政府大楼在内的多个公共场所都需要实施禁烟,唯有支持酒吧/夜总会禁烟的比例较低,但数值也在41%左右。总体来看,面对公共场所的二手烟问题,无论是吸烟者还是非吸烟者都倾向以控烟代替放任不管。

吸烟还是戒烟,这是个问题

二手烟问题突出的背后是中国吸烟人数的不断上升。《2015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数据显示,我国吸烟人群相较于2010年增加1500万,吸烟率为27.7%,其中女性吸烟率为2.7%,问题并不突出;男性吸烟率则高达52.1%,远高于世卫组织在2012年测算的31.1%的世界平均水平。因此,当吸烟人群基数扩大,同时又缺乏强有力法规的约束,是否选择在公共场所吸烟只能与个人素质相挂钩,二手烟问题自然会变得更加严重。

吸烟还是戒烟,对烟民而言,真是个问题。调研结果显示,在农工商领域,约三分之一的人保持着长期吸烟的习惯,就职于政府/事业单位的受访者中,也有近三成人长期吸烟。吸烟率最低的人群为学生和家庭夫妇,分别为5.8%和4.7%,比率尽管不高,但对于前者未成年的身份而言,依然值得注意。

二手烟

一部分人在保持吸烟的同时,还有些人在试图戒烟。数据显示,在各职业领域,教师的戒烟率最高,有超过一半的人已尝试过戒烟。其次为医务人员、家庭夫妇和工商业人员,戒烟率均在三成左右。可以发现,戒烟率较高的领域多与公共场所产生了较多联系,而这些场所是二手烟问题最需要关注的地方,越来越多的职业倡导工作者尝试改变自己的吸烟习惯,去适应无烟的公共环境。

当然了,尝试戒烟是好事,但是能不能戒烟成功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报告指出,在所有受访者中,在过去12个月内尝试戒烟超过24小时的仅有23.6%,而完全戒烟成功的比例仅有14.4%。自制力不高和控烟宣传不足分别成为戒烟难以成功的主要内因和外因。

尴尬的法规

戒烟很难,在公共场所忍住不吸烟对部分人而言也非易事。在这一情况下,唯一能保证室内无烟环境的唯有强有力的法规了。与各国相继设立严格完善的禁烟法规相比,中国在这条路上走得并不顺畅。

早在2005年,中国就已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起草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承诺在六年后也就是2011年前立法实现中国内地所有公共场所的全面禁烟,但是迄今为止,这一目标还远没有实现。

2015年4月11日,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门诊楼前开展专家义诊咨询活动,市民参观吸烟死亡疾病和二手烟危害宣传展板。/视觉中国
2015年4月11日,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门诊楼前开展专家义诊咨询活动,市民参观吸烟死亡疾病和二手烟危害宣传展板。/视觉中国

更准确的说,截止2017年,除部分城市先后颁布了区域性的公共场所禁烟法规之外,全国性的“禁烟法”的出台依然处于“拟定”和“商议”的流程中,并无明确立法时间。而那些区域性的禁烟法规也逐渐陷入执行难、惩治不严、屡禁不止的问题中,变得形同虚设。

毕竟,烟草行业每年为财政收入做着极大的贡献,2016年中国烟草行业全年实现工商税利10795亿元,全年上缴财政总额10006亿元,比一些省份当年的GDP还要高。丰厚的税收使得各级政府迟迟下不了坚决禁烟的狠心。

二手烟

受此影响,在世界卫生组织颁布的《2017全球烟草流行报告》中,中国的禁烟立法水平在世界范围内处于中下流水平。同时,公民的遵守指数也不及同处于亚洲的韩国、印度和老挝。如果说法律法规的缺失尚需要时间去弥补,那么公民自律素质的缺失则成为阻碍二手烟问题解决的更关键一环。

农历新年的热闹气氛之下,许多平日在一线城市办公室闻不到烟味的白领,回乡后一边感受着亲朋催婚催生的“爱”,一边在停不下来的烟雾缭绕中,短短几天就吸进了比之前一年还多的二手烟,不禁让人很想借用蔡健雅的歌词:他们的爱像二手烟,才刚熄灭就已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