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部落族群到现代社会,人类经过了数千年的进化史。在许多国家,法治已经成为了社会共识,而刑罚的人道主义也被全世界广泛认可和遵循。然而,这一珍贵的文明在很多年以前,甚至在当代一些国家,依然是在黑暗中苦苦摸索的暗影。大热剧《权力的游戏》中的某些桥段,就映照了中世纪西方的酷刑,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古往今来,由东到西,犯罪者这一群体曾经历过怎样的受刑史?

古代刑罚

偷窃在现代法律中并不是重罪,但在以往却会受到残酷的虐待。古代印度的《摩奴法典》就规定,小偷会被施以象刑。经过专门训练的亚洲象被当作刽子手,既可以使受刑者立即毙命,也可以使他们遭受长时间非人折磨而慢慢死去。而在阿兹特克帝国(14~16世紀的墨西哥古文明),偷盗是一种严重的犯罪。偷窃商人、寺庙、武器或超过20根玉米就会被处以死刑。

在原始时代,出于对自然的恐惧和敬畏,巫术诞生了。而在许多国家,施展巫术被视为禁忌,会受到重罚。著名的塞勒姆审判就展现了国家对巫师这一职业的惨无人道。1692年夏天,居住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塞勒姆镇上的人们被恐慌笼罩。许多女孩呈现昏睡状态,有时发出尖叫声,乱扔东西;有时身体抽筋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这类症状的病因是一种寄生于黑麦麦角的真菌“麦角菌”。但当时的人们认为,让孩子们得怪病的真正原因是巫术的蛊惑。大约有200多人被指控使用巫术罪,最后19人被绞死,5人死于狱中,81岁的 Giles Corey 因拒绝服从审判,被重石压死。他在临死前拒不认罪,最后的话是,“再重一点!”而在现在,施展巫术在绝大多数国家已经不能算得上是一项罪名了。

塞勒姆女巫案,作于1876年。/ Wikipedia
塞勒姆女巫案,作于1876年。/ Wikipedia

海盗们遭受的惩罚同样残酷。公元前75年,在穿越爱琴海的旅途中,尤里乌斯.凯撒被海盗绑架。海盗要求20个塔兰特的高额赎金,凯撒却嫌他们要价太低,辱没了自己身份,主动提出加价到50块塔兰特。被释放后,凯撒组织了一支舰队,抓住了所有绑架他的海盗。念及海盗们对他的善待,凯撒先把他们刎颈杀死,再一个个钉上十字架。

对犯了谋杀罪的人,大部分国家都会秉持着“以命换命”的原则,对谋杀者处以死刑,但方式各有千秋。在罗马帝国时期,弑父者会被立即蒙住眼睛,因为他“不配看见光”,之后会被装进麻袋扔到海里溺死。再后来,行刑者把蛇、猩猩、狗、公鸡一起放在麻袋里,让犯人溺死的同时受尽折磨。而在如今,死刑的存废本身已经成了全球范围内的争议性议题。2010年,美国联邦政府在对一级谋杀罪的审判中,仅有46人被判处死刑,其中44个人被注射死,1人被枪决,还有1人是电椅。

相比以上罪名,叛国罪的惩罚更是惨绝人寰。在古代中国,叛国会被处以“凌迟”的极刑。在这一刑罚中,刽子手会将罪犯的皮肉用小刀逐块割下,而数量则依据犯罪情况的严重性来定。明崇祯三年,蓟辽督师袁崇焕因“通虏谋叛”、“擅主和议”、“专戮大帅”的罪名被判处凌迟,形状极为凄惨。而在古埃及,被判处叛国罪的人在被处死刑之后,鼻子和脚会被割下,墓碑上的铭文会被擦除,以让他们在黄泉迷路,无法投胎到下一世。

时光流转到现代社会,犯罪者们受过的苦难已经被历史的车轮碾过,成为人类发展史上一个个残酷的注脚。因犯有罪,自有法律惩治;而公正和人道,也逐渐为全人类所认可。那些曾经在黑暗中失去声音的人们,正在成为定义一个社会是否真正文明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