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共同的小秘密

人的皮囊,包裹着肉体和心房。在那颗仅15厘米、重250克、每年跳动3600万次的心脏里,住着眼睛望不穿的沉甸甸的小秘密。曾几何时,我们将前桌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写进日记本里,将偷拿父母包里的1元钱埋进心里,将老板未发觉的失误藏进脑海里 ......

今年5月,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Michael L. Slepian教授带头发表了一项关于“秘密”的调查研究。这项研究在2000名被调查对象中,从个人偏好、性行为、性取向、思想观念等方面,了解人们对秘密的态度及保守秘密的程度,最终收集到了受访者大约1.3万个秘密。上面这张图,就是这千千万万个秘密的38种类型。

两性情感关系是人们保守秘密的重点区域。研究结果表明,关于额外关系的想法、性行为、浪漫欲望、出轨等方面,人们更偏向于“绝对保密”。比如,当你已经有了一段稳定关系的时候,看见美好的异性是不是依然会心猿意马?1/3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曾有过这种想法,但从未向任何人袒露心声。20%的人称他们曾与零星几个较为亲密的人分享。可见,绝大多数人都将情感问题收纳到“独享”的个人空间里,不会广而告之。除此之外,性行为在很多人心中,也是一座密不透风的墙。有趣的是,1/3的受访者会对自己没有性生活的事实保密。

出轨是人们最为“敢做不敢当”的事。虽然很多文学和影视作品都描写过出轨,这一行为也在逐渐被严肃探讨,但人们对自己的伴侣“红杏出墙”,依然容忍度极低。根据杜蕾斯全球性福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全球78%的人群不能接受另一半出轨;在一向以“性情”开放著称的美国人民中,不能接受出轨占比高达84%,高于中国十个百分点。与此相同,无论是精神出轨还是肉体出轨,都是人们难以启齿的事情,保密度极高。

法国电影《包法利夫人》,1991,由伊莎贝尔·于佩尔饰演  书中,爱玛在出轨与鲁道夫欢好后,醉心于“我有一个情人了!”
《包法利夫人》中,爱玛在出轨后,醉心于“我有一个情人了!”

香港女作家张小娴曾说:“最厉害的病毒,是爱和谎言。”似乎谎言的病毒早已蔓延开来,侵入千万人之中。数据显示,从未说过谎的人群仅为极少数。除此之外,背弃他人的信任和工作上的欺骗也时有发生,且绝大多数人认为谎言需要对所有人或部分人保密。与之相比,有过偷盗行为的人群则相对较少,在他们之中,认为需对此缄口不提的最多。

生活中,压力无处不在,当壮志凌云时,你可能对跟不上节奏的身体有些埋怨;当壮志未酬时,你可能对社会的不公充满愤懑;当恋爱长久了,可能又对木讷的伴侣抱有不满……当牢骚成为日常,人们也不再苛求自己,很多人曾以此作为发泄,向周围人倾诉或抱怨对身体、社会、浪漫关系的不满,但也有群体将其作为内心的防线,不愿与人共享。

在你的内心,是否也有这样一块隐秘之处,里面藏着或羞涩、或大胆、或黑暗、或饱含创伤的秘密?这张图中的秘密,你又中了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