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养老议题不出意外的再次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当独生子女一代成为社会中流砥柱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也逐渐进入了老年,需要面对养老的问题。过去崇尚“养儿防老”的中国人通常会将养老的希望寄托在自己子女的身上,而一个独生子女家庭,将要赡养四位老人。

根据媒体报道,中国目前独生子女的人口总量早已超过1.45亿,而在国务院公布的《“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预测,到2020年时,全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其中独居和空巢老人将增加到1.18亿人。

他们为社会只生一个孩子,晚年却找不到地方养老

这一严峻数字的背后是20年来中国老年抚养比的不断增加。1997年中国老年抚养比为9.5,平均每100个劳动力要抚养9.7个老人,到了2015年时,每百名劳动力需要抚养的老年人数增加到了14.3人。这个数字在未来多年只会上升,不会下降。

随着年纪的增加,人类的身体机能和自理能力都会出现迅速的退化,这也意味着很多老年人在晚年生活中需要护理。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6中国长期护理调研报告》,中国7%的家庭有需要长期护理的老人,而护理行为多数是由家庭成员提供的。79.9%家庭的主要护理服务提供者是配偶、子女或亲戚,仅有21.1%选择第三方服务。

在护理费用方面,每月服务费用低于1000元的占31%,处在1000至3000元之间的占28%,达到3000元以上的仅为18%。这样的费用水平不算高,而且大多数是由老人自己或者子女支付,公共保障和商业保险等第三方支付的比例很低。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的调查,仅有21%的老人可以得到基本医疗或社会保险支付养老费用,而购买商业保险养老的比例更是低于4%。

对亲情的依赖让老人更多的选择在家养老,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被提倡生育二胎的独生子女家庭想要兼顾孩子和老人的难度越来越大,对第三方护理的需求也会越来越高。如上文所述,2020年时全国近半的老年人都处于独居和空巢的状态,对第三方护理的需求更是迫在眉睫。

他们为社会只生一个孩子,晚年却找不到地方养老

想要使用第三方提供的护理服务,就必须付出金钱。而影响老人支付护理服务意愿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收入水平。在月可支配收入低于2000元的人中,41.1%的人不愿支付护理费用,而收入高于5000元的人中有40.7%愿意支付1000至3000元的护理费用,也就是说,挣的越多,越愿意花钱养老。但是受困于中国整体低下的收入水平,大多数人无力支付更多的养老费用,而且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中国人因为各种原因也不愿意花钱购买商业保险。

通常情况下,服务的质量和价格的高低成正比。但是中国第三方护理专业服务的整体水平却不乐观,护理结构设施不到位,护理人员缺乏专业知识,对客户的照顾也不尽心。对有护理需要的老年人来说,这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一边是养老床位一床难求,一边是护理服务跟不上,无奈的老人最终只能选择回家养老。

上有四老,下有两小,曾经备受家庭宠爱的独生子女们一定没想到自己这一代人会如此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