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五分之一县城未脱贫,脱贫后难说富裕

2016年8月,甘肃省康乐县杨改兰一家六口的死亡震惊了社会,惨剧令人惋惜的同时也让不少久居城市的人惊讶于当地农村的赤贫状况,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人们还是愿意相信这场悲剧与贫困有关。

康乐县位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是国家级贫困县,拥有这样身份的县在甘肃省一共有43个,可以说大半个省都是贫困地区。根据国务院2012年发布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概要》,全国达到贫困标准的县级行政区一共有592个,加上西藏的74个县级行政区共666个,过半都位于中西部地区。依据2007-2009年三年的人均县域GDP、人均县域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和县域农民人均纯收入等和贫困程度高度相关的指标,这些贫困县又划入六盘山区、秦巴山区、滇桂黔石漠化区等14个集中连片的特殊困难地区,作为扶贫的重点。由于东部沿海省份经济较为发达,以前列入国际级贫困县名单的县都已退为省级贫困县,由各省自行制定扶贫方案。

不同的组织对于贫困认定的标准差异较大,因此对贫困人口数量的测算也有较大的差距。2012年中国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规定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少于2300元的可以列为扶贫对象,约合每天1美元,在此标准下2011年中国的贫困人口为1.23亿。若以世界银行对贫困的认定标准来计算,每天低于1.25美元被认定为极端贫困,每天低于2美元被认定为贫困,2011年中国极端贫困人口为8434万,贫困人口为2.5亿。如此大基数的贫困人口来源于上世纪时中国的普遍贫穷,90年代初期全国85%的人口都处于每日2美元的贫困线之下,到2011年时这一比例已经降为18.6%,近7亿人在二十年间脱离了贫困。

在各项扶贫政策的支持下,中国农村的贫困人口持续减少,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5年农村贫困人口已经下降为5575万人,2020年消灭全部贫困人口的目标似乎可以顺利完成。但是对许多脱离了贫困线的居民来说,富裕仍是一个遥远的名词。2014收入最低的20%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月收入仅为231元,中等收入的20%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月收入也只有792元,若以6.2亿的农村总人口计算,则有近3.7亿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月收入低于千元。在物价高涨的今天,即便农村地区物价相对较低,一千元买来的生活质量也十分有限。

收入水平可以作为标准来衡量贫困,但不应成为唯一的标准。一些村镇为了完成脱贫任务,在认定农民纯收入时将自家口粮和耕地的黄牛也算入其中,村干部完成了包干脱贫的指标,农民家中却没有任何改善。杨改兰家收入超过贫困线标准被取消低保,却难说她不再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