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反全球化声浪高涨,因富人和亚洲中产最受益

2016年以来,贸易保护主义的口号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响起,英国公投退出欧盟,反移民反全球化的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反全球化”的浪潮似乎正在兴起,托马斯·佛理德曼眼中越来越平的世界正在遭遇挑战。

其实在世界被抹平的过程中一直都伴有反全球化的呼声,20世纪90年代全球化浪潮席卷世界的时候,反全球化运动也借着全球化带来的便利散播到世界各地。1999年四万群众聚集在美国西雅图抗议世贸组织成立四年来推动的贸易自由化政策,2000年前后欧洲各国也纷纷掀起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运动。为什么如此多的民众抗议全球化呢?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在他的研究中给出了答案。在全球化的影响下,许多处于第三世界的国家贫困率大幅降低,世界范围内的不平等逐渐下降,但是在大多数国家的内部——尤其是高收入国家——不平等的现象却在加剧。

米拉诺维奇将全球收入各阶层划分在不同的百分数位中,并对1988年至2008年的实际收入增加数据进行了统计分析,结果表明,世界最富裕的1%人群在20年间实际收入增加了65%,亚洲中产阶级所在的35--50%阶层的收入增加比例也在70%左右。相比之下,在西方发达国家占据多数的中产阶级收入增长就不那么可观了,中产阶级收入偏低的人群在20年间收入最高增长了5%,最低仅增长1%。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美国普通中产阶级2014年收入相比2000年反而下降了3427美元。世界上最富裕的那群人和亚洲中产阶级成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高收入国家的中产阶级则遭遇收入停滞不前的困境。

对大多数的民众而言,经济数据太过复杂,收入和工作机会等和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最能影响自己对待全球化进程的态度。皮尤研究中心把44个主要经济体分成了发达国家、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三类,并对各国居民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以美国和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民众认为全球化贸易既不能给本地居民带来更多的工作,也无法提高福利待遇,对外国企业收购本土公司也大多持反对态度。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则是另一种景象,以中国和巴西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和以肯尼亚为代表的非洲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过程中受益明显,对全球化多抱以支持的态度。

由于收入停滞,失业率增加,加上大量移民涌入,部分国家民众对全球化的对抗体现在了选票上。在欧洲大陆,以法国国民阵线为代表的右翼政党支持率上升迅速,扬言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建围墙的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之路上高歌猛进。有趣的是,许多抗议人士在反对全球化的同时,却从未拒绝全球化带来的低价与便利。对经历过闭关锁国又在全球化中受益匪浅的中国人来说,开放与全球化仍是最好的机遇,不过逐渐增大的贫富差距可能会将许多民众推向反对全球化的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