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情咨文里的中国形象变迁

通常每年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二,美国总统都要根据宪法要求向国会做国情咨文报告,从1790年的华盛顿总统开始,这项政治传统已经持续了200多年。近日,美国《大西洋月刊》将历年总统咨文汇总进行分析整理,把报告中提到的世界地名提炼出来,制成一份“国情咨文地图”,用以显示美国总统的世界观,其中当然也包括中国。

200年来,自由贸易始终是美国最关注的核心利益,1825年,约翰·昆西·亚当斯第一次在国情咨文中提到中国,便是称要将贸易扩展至远东地区。即便当时的中华帝国对美国人来说是一个远离近代文明的野蛮国度,“美国公民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当地政府也不能履行协约,惩治犯罪”,这个人口稠密的富庶市场依然让美国人有强烈的通商意愿。

19世纪后半到20世纪初是美国国情咨文里提及中国次数最多的时间段。在这一期间,因为英法日等列强在中国的殖民瓜分让自由贸易受损,美国坚持提出门户开放的政策,强调与中国友好相处,尊重合约,公平贸易。西奥多·罗斯福在多次报告中提及要帮助中国与各国进行平等通商,并退还庚子赔款用以支持留学生赴美,1909年甚至提到“应中国要求,特派出顾问团以帮助构建一个代议制政府”。

门户开放的理想主义难以为继之后,美国和中国成了二战中的重要盟友,结果很快又成了冷战中的敌人,“共产中国”是常用的定语。当中国再次以中立的形象出现在总统国情咨文里,是在尼克松访华之后,中美之间的经济往来再度繁荣的背景下。此时,“拥有世界最多人口的国家”成了形容中国重要性的固定搭配。

进入21世纪,尤其9·11事件之后,出于反恐合作的需求,布什总统并未如其前任一般咄咄逼人,甚至会对中国以伙伴相称。而一直打经济牌的奥巴马总统则更习惯以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国家作比,2014年的报告里称相比中国,美国才是全球最佳投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