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的艺术作品:价格与身份地位成正比

近日,德国一家拍卖行对外宣布,将于11月下旬对希特勒执笔的画作《老墙根》进行拍卖,估价为3130美元。纽伦堡拍卖行此前已经售出五幅签名为“阿道尔夫·希特勒”的作品,最近的成交记录是2012年以4万美元卖出的一幅画作。更早之前,希特勒的21幅画作曾以18.7万美元的价格在英国被拍卖。

实际上,在众多的政治家中,希特勒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艺术细胞的,丘吉尔、艾森豪威尔、小布什等人都是有名的艺术爱好者。而政客的作品无论艺术水平如何,都会受到市场的追捧。在2009年圣彼得堡慈善拍卖会上,普京用20分钟画了一幅名为《刺绣》的作品,随后专业画家对它稍加润色,最终以115万美元拍出。2010年,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以一张拍摄克里姆林宫的照片拍出了170万美元的高价,创造了目前为止政客艺术作品价格的记录。

在中国,政治家的艺术作品同样很受欢迎。2013年,孙中山一幅楷书五言的对联片在拍卖会上拍出153万美元,另一幅名为《天下为公》的水墨纸本也曾拍得94万美元。除孙中山以外,周恩来、蒋介石、朱德的书法作品都价值不菲,多幅在40万美元以上。还有些政治家的艺术作品并未公开拍卖,但从其他拍卖物的价格中不难推断出其艺术作品的价格。去年,毛泽东一封亲笔致傅宜生(傅作义)、薄一波的手递中式公函封拍出了98万美元的高价。

虽然比起著名艺术家,政治家的艺术作品在市场价格上还有一定差距,但这些艺术水平并不出色的作品屡屡拍出高价,可见文艺作品的价值与作者的身份地位及社会评价之间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例如,同样是二战时期的国家元首,丘吉尔画作的价格是希特勒的20倍以上。

对于政治家来说,在关键时候秀一把艺术气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显示才华、拉近与民众的距离,有助于自己的政治生涯,毕竟在一定意义上讲,“政治就是一门表演的艺术”。近年来,许多中国官员通过各类官方和民间的协会搭台,形成了不少艺术沙龙和“官雅圈子”。在他们身上,看人不看作品的现象尤为明显,一旦身份地位下降,他们的艺术作品就会立即贬值。